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昼夜】【同居系列】Christmas

狡哥和老师逃亡之后的某一天,半AU。

全程老师话xi唠nao。

================================

他们走进了一家餐厅。

大概是因为临近圣诞节的关系,异国他乡的街道都挤满了人群,小孩子穿着麋鹿玩偶的服装,接受站在街边的圣诞老人的馈赠。对面的商场也进驻了不少为了打折而血拼的成员,前仆后继地向室内的更深处拥挤着,潮水一般。

       

这家餐厅也并不例外,服务生明显忙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已经自顾自找到位置坐下来的两个人。

“狡啮,”槙岛看起来并不在意室内外的混乱,露出了他习惯性的游刃有余的样子,“圣诞这种宗教节日延续了多年之后仍然有这样的魔力,真是让人惊讶。”

狡啮回忆了下他们待在先知系统的那几十年,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类似的经历。西比拉的背景之下,各种节日都变得更像是一些摆设,就算是积淀出的民族精神和信仰的存在,也早已经在商业活动和日复一日的幸福之中消磨殆尽。

“节日在过去之所以罕见的原因就是它能带给人独特的幸福感。神的生日呢,即使现在已经被证明了是人为意识下的引导和操纵,人们依然难以免俗。”

“宗教是很有意思的东西。而旧时代宗教的作用——引导人摆脱罪恶和迷惘,宽慰人心,走向绝对正确的道路,这些已经被西比拉代替,而相对地,旧日遗留下来的东西难免会淡化或消亡。”

服务生的突如其来打断了槙岛的长篇大论,他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点了杯红茶,和狡啮一样要了这家店闻名已久的烩饭。

怪异的搭配。

“宗教的发展就是教权与世俗取得平衡的过程,试探与压制,分权与制衡,人类总是孜孜不倦地重复和延续这些行为,以至于发展到内斗和战争,跨越种族和地域。然而这个标准其实可以从宗教扩大到试图控制人性的载体,就像宗教的宣传一般,先知系统全知全能。”

室内外的温差让窗户累积起了雾气,很快就模糊了外界世界的真实,只剩下在他面前长篇大论的槙岛平稳而安定的声调,还有他在烛光之下显得有些闪烁的金色眼睛。

这家伙真是话多。狡啮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疼,好歹避免了在公众场合朝槙岛脸上挥上一拳。

菜倒是上得很快,然而更像是早已备下的成品,只是稍微加热应付了之后就端了上来。槙岛点的红茶看上去也是品相诡异,至少槙岛喝了一口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尝试第二次。

好在经过了逃亡生活之后的两个人收敛了不少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尤其是遭受了一段时间槙岛厨艺的洗礼之下,狡啮觉得自己已然可以吃下除了汽油以外的任何东西。

他们把应付的金额压在了槙岛的红茶之下,就起身离开了。

人们都聚集到了街区中央的广场上,槙岛和狡啮的周围变得空无一人。不深不浅的脚印在他们的身后逐渐被积雪覆盖,餐厅门口摆得整整齐齐的路障上面堆起了尖尖的三角。第一次过异族的节日,远处的喧嚣和钟声都像是隔绝了半个地球的距离。

他们接着去临近的超市补充了一些日用品,两个人最近的日子过得有些捉襟见肘,难得槙岛也没有过分计较室内的陈设。结账的时候,甚至还被营业员送了个小小的铃铛,一碰就叮叮当当的。

“每个人死过一次之后会有些变化是非常正常而合理的,狡啮,”金色的眼睛看着他,理直气壮,“比如话唠。”

“你活着的时候也话唠。”狡啮白了他一眼。

从街对角跑过来赶着参加庆典的小孩子迎面撞到了狡啮,还不及他大腿的位置。小孩子蓝色的眼睛眨了眨,麋鹿帽子的尖角从她头顶耷拉了下来,圆球鼻子滑到了被汗打湿的刘海上。

她扶正了脑袋上的动物,对着面前的两个陌生人露出了羞涩而小心翼翼的笑容。

槙岛甚至好心情地朝已经跑远的小孩子挥了挥手。

“狡啮,这孩子跟你以前很像,”槙岛转过身来看着他,“都是生活在既定社会习俗和约定之下的人。看看你们的蓝眼睛。”

他的头发变多了一些,半长不短的白发披散在肩膀的位置,周围的落雪窸窸窣窣地落到了上面,一摸一手的冰渣子。

“同你也一样,”狡啮把手撤了回来,“天气真冷。”

“是啊,”槙岛笑了笑。



END

 =========================================

圣诞快乐。

写老师和狡哥真是各种多灾多难,上次写到一半没法切输入法,这次写到一半常用的听歌网站打不开了。

虽然如此,仍然希望明年能继续在爱着他们的情况下度过这样的节日。

补充:

原来似乎有圣诞节这种活动,据说是广泛受人信仰的神的生日,你认为宗教是什么?在原来,人们依靠自己进行判断然后行动。在对判断感到迷惘,或与自己无力企及的森罗万象直接交涉之时,就会去依赖宗教作为自己的寄托。不过在先知系统支配的这个世界里是不需要的。

老师对圣诞节的看法,来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07938/

用圣诞节联系到宗教真的非常有老师风格啊2333

评论(2)
热度(16)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