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狡槙】十四行诗

乐园的稿子终于解禁啦!虽然我已经忘了我当时写的什么而且现在回头看觉得OOC很羞耻对不起(

总之刚好PP五周年!槙老师在我心中的地位仍然没变,直到现在还能进我的毕设,是真的很爱他了233


我讨厌谈论起槙岛圣护这个人,包括关于他所有的行为和动机,也包括讲述任何一丁点我和他之间所能涉及到的故事的细节。当一个人无论在你闭上或睁开眼睛,都存在于你所有的视觉记忆残留中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对他产生厌恶。因为他是一个具象的形体,有着白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也因为他是你所能在脑海里出现的完全的影子,代表了一切你所不愿意示于人前,不愿意将过去的故事延续下去的记录。他是痛苦,是仇恨,是...

 

【昼夜】杀死你的爱侣

超短篇,AU, HE


预警:有较为具体的血腥描写,可能会造成不适。

太太们七夕快乐2333


============================================

要拆开人的骨头并不是很难,最简单的实习从拔掉指甲开始,这样的场景不难想象。


尤其是在扑满了灰尘的废墟里,一把不大却趁手的手术刀正被你握在手上,面前是苍白的人形,金色的光芒沉在半开半闭的眼睑下面。


当你面对这样的画面,它的隐喻和象征都在说,你可以拨开这双眼睛上的刘海,将那把刀对准你想对准的位置,然后刺下去,用力,用尽全力,虽然不至于能开个透光的窟窿,但至少可以保证血水横流,随即...

 

【狡槙】浮游

段子,一万年难得写一次的谐星free style又名我真的不想做作业。
OOC预警

槙岛老师身上总是充满着很多矛盾。

比如说,他看上去干干净净,文文弱弱,最擅长的是阅读,第二擅长的却是毫无关联的体术。
又比如说,他和他们辖区的直属警官,狡啮慎也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打了一架,第二次见面又打了一架,每次都呲牙咧嘴头破血流,毁了槙老师维持多年的高冷形象。然而他们现在正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狡啮先生手里握着一小撮槙岛老师的头发。

所以说,学生们的八卦中所谓的,槙老师有些精分的说法,大概也并不是空穴来风。

狡啮先生自己看着身旁的这个白色脑袋都有些头疼,让人纳闷的不仅是槙岛,高级警官觉得自己可能毛病...

 

【原创】如何陷入爱情

瞎写个段子,‘他’没性别,或者说任何性别or跨性别双性别都可以。




我来告诉你怎样才能爱上一个人。

首先那个人要聪明,要漂亮,要有一头棕色的卷发。他站在那里就是一个标志,他说话的时候,特有的声色和腔调让人不用回头便能知道是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和嘴角的弧度都符合标准,毫不掺假,毫无保留,一切刚刚好。

很难是吧。

然后我要说,他是所有你接触过的人之中,最聪明,最漂亮,最不像现实的现实。当你和他说话时,每讲一句话便手足无措,紧张得仿佛第一次开口,他看穿了你的毛病,于是笑了起来,小心而宽厚地回答你。相比之下,你简直蠢到无药可救。

你太蠢了,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直都让人不得不正视,也不得不沮丧的事实。但...

 

Just说一下,在狡啮和槙岛的CP上,我是个标准的无差。没写槙狡只是因为朋友大多数都是狡槙(。)

所以标昼夜的都是无差,狡槙的就是狡槙

 

【原创】suicide fantasy

瞎写。随便发发。
虽然名字一样但是和别的原创没关系。

我活不下去了。

有一天Derek突然告诉Raymond,他在一起十年的伴侣。

我活不下去了。

那时他们刚刚吃完早饭,坐在后院白色的椅子上,一切都很好,天气是温暖而不过分激越的晴天,旁边的菜园子里前些日子种下的土豆快要成熟,Raymond身上涂着他们最喜欢的香水,连面包都是新鲜的,烤得恰巧合宜,他们刚做过爱,一切都那么合适而美好,然后Derek说:
对不起,Raymond,我活不下去了。

那我们明日的旅行呢?Raymond问。

放弃吧,Derek看着他的眼睛,或者如果你想去的话,带上Nicky,它会喜欢森林的。

至于你呢。

我不得...

 
2017/8/2 3  

【狡槙】一个聋子和一个瞎子(二)

这文没大纲属于想到哪写到哪,写着写着意外发现一万字写不完……下次更新大概都在谈恋爱吧。


一:【狡槙】一个聋子和一个瞎子(一)

============================================


服从社会道德是人的后天本能。这份后天本能的形成,部分是人类的共性,部分是单个社会的偏好与推崇。关于这个国家,关于自身成长的地方,在一开始,不单单是狡啮,任何人,任何公民都是不可能觉察出问题的。大众教育是政权宣传的一部分,而教育的累积和潜移默化,即使不如利用自我否定及观感刺激造成的短期精神控制一般,得到的洗脑效果却相差无几而更加不着痕迹。不排斥是最基本的,然后是说服和自...

 

我说哦。

作为PP一期就开始追的老师粉,槙岛黑也是见得挺多的了,能不能劳烦各位啊,都五年了啊,五年了啊,十月怀胎的小孩都能落地打酱油了啊,黑也该黑出创意,黑出发展了啊。

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老三样。要黑CP呢,就是槙岛恶毒+狡啮主持正义除此之外两人毫无瓜葛,要掐CP论证自家真情实感呢,就是您家多么rio+槙岛恶毒+狡啮渣男抛弃妻子+原配(您本命)多么多么清白多么多么可怜。

要么呢,就是把狡啮当傻子,要么当就是把他当渣男抛·妻·弃·子(噗嗤), 反正一切决定都是槙岛的错,要您家真情比金坚天长地久槙岛死了都还能被狡啮带着跑遍天涯海角,这到底是在...

 

【狡槙】一个聋子和一个瞎子(一)

姑且算个反乌托邦AU?不能被查水表吧。

答应污污的坑,可能会有肉,希望一万多字能写完。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似乎一切如常,又一切都不太一样。  

外面拉响了空袭警报,屋内的铃铛也跟着疯狂作响,狡啮往外面看了一眼,窗户外透进的四四方方的天上已经有了飞行物的痕迹。年轻的少年急匆匆地撞开门,从外面跑了回来——那是狡啮新收的徒弟——他随即拽紧了狡啮的手,将他往地下室拼命推搡。他张大着嘴,狂喊着什么,稚嫩的脸上的肉都因此绷紧,额角青筋尽现。

他们的房子开始晃动,狡啮那几个挂在墙上的相框都毫不留情地往下掉,哐哐当当,哐哐当当,里面装着很多年前的老照片。玻璃渣子...

 

【昼夜】无记名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最近文风很啰嗦orz

  

狡啮慎也对古典艺术从来都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那些旧时代的画作显然是画师们展示技法的巅峰,光影,尺寸,质感,一切几乎都是活生生的,仿佛一抬手就能闻到藏在暗色幕布后面那些腐朽的味道。而观者又似乎一直被迫在欣赏着一首循环往复的乐曲前奏——神灵突然降临,同样的怀抱着圣子的玛利亚,同样的宫廷享乐,欢饮笙歌,每一张带着浅笑的端正脸孔都是仿若旧识,又仿佛与他们背后的故事第一次相见,而唯一什么都不曾改变的,只有永恒的悲剧式古典英雄,同样的西西弗斯,他的石头永不停下。尽管艺术作品的永恒主旨都是创造美,都是企图以各种手法将那些美轮美奂的,梦境中涌现出的迷人场景再现出...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