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2018/9/16    

我只想说。
lft塞关注真的很恶心。
只能做到塞一个拉黑一个了。

 
2018/9/10    

【原创】一切始于昨日

原创,练笔。最近终于忙完啦,正在周边度假休息,大概有时间写点东西。

Raymond看着那张照片,心想,一切终于结束了。

两个人并排站着,他当然尽力笑了,好使一张静止的画面能传递出些微的暖意。他们的交集都被限制在了那几分钟里,他开口说了话,抢在对方的前面,一切便变得更加顺理成章。拍完照之后,他们交谈了几句有的没的,对方是一如既往地善良,甚至有些过了头,他比Raymond要高一些,所以当他们说话的时候,便自然而然地侧过了脸,微微低下了头,这样他们就显而易见地,离得更近了一些。在外人面前,他们或许也算得上有几分熟悉了吧。

他听到他在说话,在同他笑,自己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意外顺畅,好似在同他交谈...

 

杂谈

虽然不赞成宣传liantong相关的作品,但我其实并不认同创作者要在自己的作品中具有正确的导向,也就是说其实文艺作品里,画作,文学,摄影作品,等等在内,作者并不应该被强制要求有因果循环的惩戒行为。
一旦对自由创作有任何过于狭隘的限制,作者就没有了生命力,从而作品也就变得半死不活。
而且“作品”这样的个体存在的价值,并不完全在于宣传思想,当然每个值得留存的作品都是有其内涵思想存在的,这毋庸置疑。然而在我看来,非常重要的作品价值之一是它所带来的观感,这点在文艺作品中比较多见。比如说,非常简单的一个例子,对于自然景观记录的摄影作品,难道每张照片给人的第一想法就是保护环境吗?并不,通常它们给人的第一个冲击...

 

【原创】如何陷入爱情2

没想到居然会有2系列

关联并不是很大的1:【原创】如何陷入爱情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无法互相理解的,就像你不理解他为什么会有白发一样,他也无法理解你为什么会如此迷恋他。

你们很久没见面了。那天你又看见了他,坐在椅子上,脱了外套,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外套是黑色的,毛呢,沾了些灰尘,放在了椅背上。

他和你记忆中上一次简单的样子没有任何区别,但这一点,却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他理应是不会变的,也不该变,可是你每次看见他,又总是能觉查出一些不一样来。

你找到一张椅子,坐在他的后面。

他没有说话,一直没有,你能想象吗?想象这样的一个人,沉默的,毫无困扰的坐在那里,像一张画,一尊像,或者一个真实的,...

 

【狡槙】十四行诗

乐园的稿子终于解禁啦!虽然我已经忘了我当时写的什么而且现在回头看觉得OOC很羞耻对不起(

总之刚好PP五周年!槙老师在我心中的地位仍然没变,直到现在还能进我的毕设,是真的很爱他了233


我讨厌谈论起槙岛圣护这个人,包括关于他所有的行为和动机,也包括讲述任何一丁点我和他之间所能涉及到的故事的细节。当一个人无论在你闭上或睁开眼睛,都存在于你所有的视觉记忆残留中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对他产生厌恶。因为他是一个具象的形体,有着白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也因为他是你所能在脑海里出现的完全的影子,代表了一切你所不愿意示于人前,不愿意将过去的故事延续下去的记录。他是痛苦,是仇恨,是...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