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转行画画的穷苦设计,偶尔写文

【明日方舟】【双狼组】The last of us

废土AU背景。私设多。

之后可能会在这篇的基础上补个番外肉。


这原来是片荒原,也是片沙漠,然后变成了城市,然后在一夜爆发的灾难之后变回了带着建筑的荒漠,逐渐被植物覆盖,又成了一无所有的地方。


人们都在逃窜,倾轧,互相杀害,哪怕一开始的逃亡路上带上了自家宠物,到最后也都成了惨淡的食物。


拉普兰德的逃亡之路过得极其散漫,不仅吃喝非常随性,有一顿没一顿。打扮也换成了自己喜欢的样子,不过即便是背后别着两把刀,在这样的日子里看着也不算出奇。她在以前的工作里就被逼着压抑本性,武器都得藏起来,所以杀手的日子过得并不顺畅。她常常想,杀了不就好了吗,为...

 

被LFT屏蔽搞得心态有点崩


我来当恶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谢谢诸位


【请喜欢HFX的拆家粉拉黑我】


 

【昼夜】献祭

第一人称,注意避雷

感谢兮兮顺手校对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今天槙岛的兴致明显比平常来得要好,吃过晚饭之后,他就开始坐在那里,照旧一杯红茶,开启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他翻过了一页书。


“我是说,我以前,在日本的时候,遇到过跟踪狂。


有趣吗,我作为一个犯罪者,被另一个犯罪者给盯上,他跟着我走街串巷。从市中心一直跟到我住所外面的小巷。我倒是没什么忌惮,但是他在监视器下面躲躲藏藏,大概和他平常一个样,过得很是辛苦。


我大致猜到了他的目的,但是觉得有趣,所以默不作声地任由他像个虫子一样,弯...

 

【狡槇】报警电话

恋爱小故事
设定里两个人都很年轻,写着玩的甜傻白。屯稿,下次更新随缘了

以及有一天突然和兮兮聊到:
我:兮啊,我怎么感觉上次你给我校对都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兮:好像是乐园吧……
我:不能吧那都多久了
兮:我翻翻……dei就是乐园
我:陷入尴尬(


==========================

星期五的晚上,狡啮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


阴云占据了那一天的大半时光,到了傍晚,窗外终于下起了雨,淅淅沥沥,不大,却极冷,局子里只剩了他一个人。狡啮将电话换了个手,开口问:“你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电话那端是粘稠的水汽和冬日的寒意,陌生人的气息扑上了话筒,模糊地钻进了电线:“我的房子里似...

 

【VO】今年我想告诉你的

看开头也知道是去年年底开始写的,结果太咸了拖到了今年orz
非常短打。
vo真的非常迷,每次写都觉得这一定是最后一篇了,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写下他们的名字。上一次写还是两个人同框的时候,这次就祝他们情人节快乐好了。

==============================

我能告诉你一点什么呢?

在viggo生日的时候,orlando心想。虽然是例行的邮件,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想了很多。他又不希望它变得过去冗长,所以一改再改,等到最后发出的时候,已经到了年关。

嗨,老家伙,

我能告诉你一点什么呢?

又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我觉得这个世界改变了好多,很多事情都变得有些不像样。不管想...

 

【原创】仲夏情事

越忙越想摸鱼是真的orz
补完了八百年前还差一丢丢写完的原耽

半夜起床看到浴室里趴了只飞蛾,是不祥之兆。
他曾经被人这么告知过。

调动情绪是件难事儿,赶跑它也是。一旦心生怒意的话非得扯到嗓子都哑了,一身衣服在夏日被汗水浸得湿淋淋才有得完,到时候又要沐浴又要洗衣,颠三倒四折磨到半宿……

那他还睡不睡了!

真是自讨没趣。

所以他瞪着眼睛看了会儿,头上的蛾子安静地趴着,脚底的狗缠来绕去地跑着,是只小博美,饭量多,叫声响,黏黏糊糊会撒娇,就是最近不知道去哪蹭得全身发黄。他赶紧把狗祖宗请了出去,一件件开始脱衣服,先是T恤,后是裤衩,最后一件内裤,就这么点衣服,再磨蹭也撑死两分钟全部搞定。

镜子就...

 
2018/9/16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