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写,全凭兴趣

我说哦。

作为PP一期就开始追的老师粉,槙岛黑也是见得挺多的了,能不能劳烦各位啊,都五年了啊,五年了啊,十月怀胎的小孩都能落地打酱油了啊,黑也该黑出创意,黑出发展了啊。

怎么来来去去都是老三样。要黑CP呢,就是槙岛恶毒+狡啮主持正义除此之外两人毫无瓜葛,要掐CP论证自家真情实感呢,就是您家多么rio+槙岛恶毒+狡啮渣男抛弃妻子+原配(您本命)多么多么清白多么多么可怜。

要么呢,就是把狡啮当傻子,要么当就是把他当渣男抛·妻·弃·子(噗嗤), 反正一切决定都是槙岛的错,要您家真情比金坚天长地久槙岛死了都还能被狡啮带着跑遍天涯海角,这到底是在...

 

【狡槙】一个聋子和一个瞎子(一)

姑且算个反乌托邦AU?不能被查水表吧。

答应污污的坑,可能会有肉,希望一万多字能写完。


    

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似乎一切如常,又一切都不太一样。  

外面拉响了空袭警报,屋内的铃铛也跟着疯狂作响,狡啮往外面看了一眼,窗户外透进的四四方方的天上已经有了飞行物的痕迹。年轻的少年急匆匆地撞开门,从外面跑了回来——那是狡啮新收的徒弟——他随即拽紧了狡啮的手,将他往地下室拼命推搡。他张大着嘴,狂喊着什么,稚嫩的脸上的肉都因此绷紧,额角青筋尽现。

他们的房子开始晃动,狡啮那几个挂在墙上的相框都毫不留情地往下掉,哐哐当当,哐哐当当,里面装着很多年前的老照片。玻璃渣子...

 

突然百粉??

沉迷学术好久没写文了,是不是该意思意思更一发?

 

【昼夜】无记名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最近文风很啰嗦orz

  

狡啮慎也对古典艺术从来都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那些旧时代的画作显然是画师们展示技法的巅峰,光影,尺寸,质感,一切几乎都是活生生的,仿佛一抬手就能闻到藏在暗色幕布后面那些腐朽的味道。而观者又似乎一直被迫在欣赏着一首循环往复的乐曲前奏——神灵突然降临,同样的怀抱着圣子的玛利亚,同样的宫廷享乐,欢饮笙歌,每一张带着浅笑的端正脸孔都是仿若旧识,又仿佛与他们背后的故事第一次相见,而唯一什么都不曾改变的,只有永恒的悲剧式古典英雄,同样的西西弗斯,他的石头永不停下。尽管艺术作品的永恒主旨都是创造美,都是企图以各种手法将那些美轮美奂的,梦境中涌现出的迷人场景再现出...

 

重看pp一期,觉得非常有趣啊,他俩颜值巅峰的时候。
这两个人也真是孽缘,我其实一直觉得call遇到老师挺可怜的。

 

【昼夜】初始之吻(英文版)

原文:【昼夜】深夜六十分-初始之吻

翻译: @Yuu from 偽人間 

校对:Kim


因为刀枪号有了推特(@RevolverToRazor)所以我的段子有幸被太太翻成英文了嘿嘿嘿第一次感受这种待遇感动哭2333

谌优太太的翻译简直太棒了,拿到的一瞬间真是跪下来。

来,跟着这对基佬学英文吧2333(喂


The kiss at the beginning

A sharp but heavy loud noise, without a silencer, sound like a scream from the machine. Birds were frightened...

 

【昼夜】【MAD】supermassive black hole

【狡啮慎也x槙岛圣护】Supermassive black hole UP主: 苦巧与奶酪与芝加哥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8222138

过生日 @报废攻壳车 对象给剪的死基佬,画风非常古早迷之一期,让我回到了当年追pp的时候,那个时候的mad全是这个画风哈哈哈哈好怀念。据说是一天之内剪的所以没字幕_(•̀ω•́ 」∠)_

发出来伪装成自己的粮2333

Oh baby dont you know I suffer?
宝贝你是否知道我的遭遇?
Oh baby can you hear me moan?
宝贝你能听到我的呻吟声吗?
You caught...

 

和凉河太太的魔性脑洞:村姑狡啮慎也和王后槙岛圣护
王后槙岛:穷人没有面包的话为什么不吃玛德琳蛋糕呢:)
(脑完就被老师开除粉籍)

 

【昼夜】Silence

原作背景,中年call和幻影老师,有原创角色,文中提到的“故友”也是原创人物,没设定性别。

好久不见我终于写文了(死


  

狡啮收到了千里之外的一则消息,来自多年以前曾经共事过的战友simon新收的徒弟。他们的那个组织仍旧活跃着,这实在是非常罕见。作为一个往政体方向努力的组织,自然而然的便会有不少和日本当局联系的记录。在这一来二去的交流之中,所得到的消息便比早已离开东南亚的狡啮要稳定可靠得多。

“西比拉”这个名词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有了几分陌生,然而“潜在犯”仍旧是熟悉的,无论是到了各种境地,狡啮慎也依然是个杀人后的逃犯,这点不会有任何改变。

在这个他至今仍然生存着的世界...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