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昼夜】无记名

好久没写文了感觉最近文风很啰嗦orz

  

狡啮慎也对古典艺术从来都没有什么特殊的爱好。那些旧时代的画作显然是画师们展示技法的巅峰,光影,尺寸,质感,一切几乎都是活生生的,仿佛一抬手就能闻到藏在暗色幕布后面那些腐朽的味道。而观者又似乎一直被迫在欣赏着一首循环往复的乐曲前奏——神灵突然降临,同样的怀抱着圣子的玛利亚,同样的宫廷享乐,欢饮笙歌,每一张带着浅笑的端正脸孔都是仿若旧识,又仿佛与他们背后的故事第一次相见,而唯一什么都不曾改变的,只有永恒的悲剧式古典英雄,同样的西西弗斯,他的石头永不停下。尽管艺术作品的永恒主旨都是创造美,都是企图以各种手法将那些美轮美奂的,梦境中涌现出的迷人场景再现出来,古典画作却仍然还保留着最原始的记录功能,题材相似,技法相似,大部分要讨论的主题都平铺直叙,看到最后也只能感慨一句美则美矣。

然后他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张。

它一点也不大,正正好好被放在了墙壁的中央。左边是一卷上世纪的胶卷,被罩在透明的塑料盒子里,钉死在了墙上。再左边就是一张电视荧幕,里面是被称为先锋派的实验电影们。尽管如此,它们也很老旧了,都是黑白色的,弥漫着杂点,破碎的细线,和断断续续的声音。他的身边很久没人来,也很久没人去,正好方便他将所有心力都放到上面。

这间展厅实际都在展出些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让人费解。光怪陆离,几乎什么都有,二十世纪初刚刚摆脱了装饰样条的家具,在他左边喋喋不休的电视屏幕,一些不大不小的雕塑和在他右边一张,野兽的爪子伸长得盖住了它的肚子,里面的床上躺着一对母女。一些丘陵一样的器官裸露着,绝不是正常的尺寸和大小。在这个展厅最早开始筹办的时候,它的制作者大概也不甚明了吧,那些最原始自然的阶段里,一股脑地把所有产品都堆到了一起。

狡啮慎也低头看了看画框下的文字,上面却只有两句简单的介绍,而不是理应存在的作者姓名和背景简介。

在这个荒唐的地方,承接着古典主义的写实和现代社会迷乱的微缩世界里,在这些新与旧的交错之中,有个异常清醒的男人正不偏不倚地面对着他,脱离了外在世界的麻木不仁,用一种些微冷漠,又洞察一切的神情在看着他。

他是白色的。

这是狡噛慎也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不是感慨容貌上的美丽,也不是深陷于那令人眩晕的视线的力量,而是在任何情绪涌上之前,最直观的视觉描述。

他是白色的,有一张凡人的脸。*

请不要误解狡啮慎也的意思——如果要用世人的要求来裁定,这张脸,这个画中人绝对值得让大众为他沉醉。但所谓凡人的意思,便是指他背后的一切,包括他的神情,都是真实的。创作者没有刻意营造出如神灵般的平板的怜悯,也没能让他因为进入画中,而骤升几近完美的无动于衷。他尽管美丽,却仍然还留在这个俗世,他眼角的些微表情还未褪尽,他的笑容也不是规范到了分毫的标准尺度,他那双似闭非闭的金色眼睛,是这张一片平静的画里唯一的颜色。  

狡啮看着他,他们的视线几乎平齐。

他们互相看着对方。

有几个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狡啮隐隐听到了皮鞋摩擦过地板的窸窣声。他们似乎在他身后说话,可具体是什么语言,又是几个人呢,他一点也不清楚。

他们面对着对方沉默了很久,这种交流方式很奇怪。狡啮觉得自己没必要长时间停在一个地方,如果对着一幅画进行过度解读,这反而有些做作吧。过了会儿,他慢慢地吐出了胸口的空气,那股热气听起来似乎有自己的声音一样,一点点地,他把交叉在胸口的双臂放了下来。  

  

因为画里的人出声,久违地,像淹没他们的沉默持续了数十年之久,槙岛平静地开口,同他说话。

槙岛圣护。

  

他记得槙岛,他记得曾经的一切。遗忘不曾被赠予他,快乐和痛苦的感知能力仍在他的身上。

而这个时候,狡啮才把他的视线认真地对焦到了这幅画下面的那行字上,那些字曾经跳动在他的眼前,畏于他的犹豫不前不肯消停,唯有在每一次生命转变的时候才会静止下来。

  

回顾过去。

我从没有真正地回顾过去发生的一切。

他终于看清楚了。  


站在他们面前的男人仿佛很奇怪,她向自己的同伴小声抱怨。

“这个人为什么要在这幅画面前站这么久啊……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吗?”

“不知道啊,作者也没有写这幅画的名字……我是不懂现代艺术啦,一堆白的颜料上面洒了些黄色有什么好看的……”

“是啊,只能看出画家画得很用力,你看这力道,不过我感觉自己也能画,恩。还是上个展厅的东西有趣一些。”

“不过呀,现代艺术就是在技法已经到了巅峰,绘画内容已经到了极其繁琐的情况下,从具象往抽象的结果吧。也就是说,很多近现代艺术家看重的是如何带给人感官的冲击,而至于这份印象嘛,只能说对于哈姆雷特的观点咯。”

“你这么一说……蒙德里安?”

“差不多吧。而且这些作品往往也不是单一层次的,而是多元化,多个时间线融合起来的东西,你看就像左边那幅怪兽一样的画,可以分成三个层次的来观察,如果非要第一眼概括全部的话,根本不合常理。”

“说的没错……周围的这些电影啦,胶片啦,我觉得倒还情有可原,你举例的那张怪兽,也还有点意思。可这幅正中央的颜料,有必要看这么久吗?”

“不知道,或许这份感官冲击让这个男人想到了什么吧。”

“能是什么呢?”

“不知道啊,课上可没有解释过这个……硬要说的话,瞧着他的样子,我觉得有些平静,又有些孤独吧——你能看到什么吗?”

“什么也没有。”   

“所以,谁知道呢。”  


END   

自我感觉有点抽象的一篇……?虽然我写得很爽orz

简单来说就是论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的赏析方式,对于古典艺术是观赏者看到画家所呈现的而现代艺术是看到自己心中所想的,所以扣噶米看到了老师,希望我写清楚了(语死早)

不知道下一次写文是什么时候诶嘿  

评论(4)
热度(32)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