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原创】一切始于昨日

原创,练笔。最近终于忙完啦,正在周边度假休息,大概有时间写点东西。

Raymond看着那张照片,心想,一切终于结束了。

两个人并排站着,他当然尽力笑了,好使一张静止的画面能传递出些微的暖意。他们的交集都被限制在了那几分钟里,他开口说了话,抢在对方的前面,一切便变得更加顺理成章。拍完照之后,他们交谈了几句有的没的,对方是一如既往地善良,甚至有些过了头,他比Raymond要高一些,所以当他们说话的时候,便自然而然地侧过了脸,微微低下了头,这样他们就显而易见地,离得更近了一些。在外人面前,他们或许也算得上有几分熟悉了吧。

他听到他在说话,在同他笑,自己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意外顺畅,好似在同他交谈之前的那些挣扎和忐忑全都是烟消云散的谎言和笑话,他未曾在看到对方的第一面就下意识地背过脸去,也从未踟躇,从未犹豫,从未站在他的面前手足无措,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过。

他想告诉他,他有很多话想说,即使不知道从何说起。

凌驾于他们之间的,大多都是一些短暂的碎片。他记得他们第一次在众人面前见面的时候,也记得自己瞥见过对方的每个角度不同的侧面,又或者更简单的更模糊的背影。他曾经在一个阴暗的旧教室里看过对方毫无芥蒂的笑容,因为偷偷拍照存了下来,所以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想起来,周围或站或坐,围了一圈人,但面孔都早已渐渐模糊。他收藏了很多这样的片段,即使大多不是明面上的。

他不得已的,然而却又是阻拦不住自己的心意,脱口而出一句,你还记得我吗?

他说,我不确定该不该跟你搭话,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

对方自然而然地笑了笑,形状优雅的嘴唇冒出了一长串文字,那个场所拥挤又嘈杂,他的耳朵里都是各种声音,手心全是汗,一时间里什么都不敢想,也来不及想。他惊异于对方过人的记忆力,也听到了对方吐出了自己的来历。他说抱歉我不太擅长记名字,也就变相地承认了他们之间淡漠的关系。但即使是在说这样话的时候,对方的眼睛依然是温和而明丽的,他的眼睛里永远有光,永远是开朗温和而睿智,他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酒窝,也有虎牙,这些仿佛都没什么,也似乎决定了他为什么会如此倾慕于他。

为什么爱上一个人是什么说得准的事情吗?他听到自己心里的声音,从很早之前开始就已经一直存在,那些字眼循环而盘绕,像什么不肯罢休的音符,它们让他脑子发昏,胸口发胀,掐着他的心脏让跳动的声音响彻整个躯体。它们尖叫,吵闹,又喋喋不休,它们创造了一切浪漫的可能性又无时无刻不在撕扯他。

它们说,他们之间永远没有任何可能,他永远不会爱上他。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他没敢看对方的眼睛,只在最后说了一句谢谢,Derek。

他最后得到的不过是一张照片而已,不过好在,一切都结束了。

END

评论
热度(3)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