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伊藤计划】【和谐】No laugh in the sky

弥迦视角,联动图安那篇,时间点是同一个。

私设特别多。依旧短小。

 @凉河 

===================


嗯………你要问图安对我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吗?

我中学时期的好友,杀掉我的人?

这两个形容加在一起似乎也很难定义她。那不妨,让我们从开始说起吧。


我们的相遇你大概已经听图安说了很多次了——我们是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公园里遇到的,天气很热,我坐在秋千凳上看书,图安就穿着短袖的校服慢吞吞地向我所在的方向走过来。
 我总能发现她,因为她总是在偷偷看我。
 我当时就想,我长得很奇形怪状吗?像野兽?还是像外星人?
 总之,我从很早起就注意到图安了。我对自己的外貌并没有什么概念,只知道它很容易讨到大人的喜欢,大概就像玩具的价值一样。图安似乎不像是会喜欢套娃那种人,我自以为坦诚,但内心还是把小弥迦一层一层地藏了起来。要想看到,就得抽丝剥茧,一点点打开,中间确实会耗费很多时间,所以大多数人也只喜欢看外面鲜艳的涂装和外表,至于最里面那个,就任其发展,不管不顾了。


我大概有些表演欲,而图安很温柔地满足了我这点小嗜好。她很温柔,却不木讷,这是我最喜欢她的地方。


自我出生起,我就开始学习人类各种各样的情感,一开始接触到的大多都是负面情绪,疼痛,嫉妒,和撕裂一般的占有欲。年幼的我躺在钢丝床上,总觉得被强暴这样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因为我的灵魂漂浮在房间的上空,与那些拽着我的头发将我的头往墙上砸的军人们始终隔了一层。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不知道他们在叫喊些什么,我也不懂他们在施虐过程中能释放出怎样的情感。在我看来,这些情绪波动除了可怜可悲之外,一无是处。
 他们只能通过反复占有我来获得一点些微的成就感。大部分人在实施完暴行之后就骂骂咧咧地走掉了,但我也遇到过抱着满身是血的我哭得快断了气的人。
 明明这些人才是施暴者,才是入侵了我们族群,颠覆世界的人。
 他们的眼泪全都渗进了我的脖子里,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我的灵魂才会回到身体里,慢慢琢磨出他们是那最为可悲的一小撮人。
 自然,我在表情和肢体上不可能做出什么反应。但御冷弥迦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认知到世界的。


当我刚认识图安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懂。我那个时候很喜欢看书,因而知道了上个世界的规律和法则。名片啦,校园欺凌啦,我把它们都告诉了图安,她听我说话的时候从来都全神贯注,眼睛亮晶晶的,非常亲切又可爱。
 我从书里学到了“喜欢”,从图安身上学到了怜悯和爱意。


她一直在怜悯我。
图安的人生注定是活在至高点上的,尽管她当时并不这么认为,但我用直觉敏锐地猜测到了这一点——
图安终将会站在帝国的顶端,她会为了我付出一切。
她怜悯我拥戴我深爱我,她对我百依百顺,因为我的离开而深觉痛楚。
严格意义上我并不能算作是个完全的人,所以我坚信自己接近动物的原始直觉非常靠谱。


我那个时候刚刚陷入爱情的甜蜜,但想脱离watchme而投奔死亡的怀抱已经很久了,这是我的任务,不得不完成。而且时间紧迫,于是我想带图安一起走,图安也很直接就答应了。
我相信她是真心实意的。


后续发展你们也是知道的——很可惜,事情并不尽如人愿,图安改变了,我也改变了。
 离开了感情的蒙蔽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原先的想法是多么普通而幼稚,我当时虽然口头上这么说着重击反抗什么的,但实际上全权只为了自己一人,算是极度的自私。
我想着手进行更大的研究,一方面为了watchme,一方面也是为了图安。


按计划进展下去的话,迟早图安会不远千里地追寻我,知道御冷弥迦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总有一天同我于满是脏污的地方再次见面。
 她会杀了我,多半是用枪。之后我的愿望便达成了。
 我带来了harmony,带走了包括我的图安在内的全人类,她真正的那个会爱会恨会辗转反侧的意识将同我一同死去。


我亲爱的图安啊,爱情只会给人带来盲目与痛苦,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从头到尾,便从未爱过任何一个人。

就让你的躯壳留在人间吧。


END

评论
热度(6)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