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昼夜】Fairytale(NE)

童话故事的乱炖,Nornal End。

True End是老师视角,有机会再写。

第一次写这种风格,练练手。 

========================

很久很久以后,那里有一个平安夜,神诞生的前一天,有蜡烛和飘雪,还有榭寄生树下的晚餐。

 

黑发的王子殿下坐在城堡里,王座面前是属于他的舞会。即使在名义上他并不能主宰这片领土,但王子仍然为了王国的尊严而不停征战奔走。

 

他攀上过国境内最高最险峻的山脉,也曾踏入布满荆棘和淤泥的地下洞穴;他的剑刺穿过湖中怪兽的咽喉,他的长枪摆平了邻国每一次入侵的风波。

 

——捍卫帝国的荣光,万岁,万岁,万万岁!

 

即使王子没有提过,所有的臣民从来都是这么认为的。

 

大家都默认沉默寡言的王子愿意为他们付出生命,就像默认这个帝国能铭留千古,长盛不衰一样,默认王子有愚忠的本意。

 

王子住在世界上最好的房子里——桌子上摆着最美味的奶油蛋糕和用精致的高脚杯盛上的红酒,他的宫殿是水晶做成的,从里向外看,无时无刻不在闪着耀眼的光芒。

 

舞会上烟视媚行,歌舞升平。

 

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的宫廷晚宴,都是些熟面孔,年年如此。王子英俊而年轻,从女仆到公主,仰慕他的女孩子比比皆是,但今年也没能遇到合意的心上人。

 

王子先前似乎是遇到过可爱的女孩子的,他一直有这么一个念头——他看到过一张画像,即使因为保存不善模糊了,也仍然能看到画中人罕见的白色长发,以及回过头来那小半张美貌而柔和的面容。他对这样的姑娘一见钟情,把画像贴在了自己的墙上。

 

王子告诉自己:如果亲眼见到这位姑娘,我一定要邀请她跳一支舞。从午夜12点跳到太阳升起,舞曲的时间整整跨过一天。

 

王室的人对跳舞都很擅长,这是他们血脉里属于皇族的天赋。乐师奏响了热切的舞曲,女孩子们的大裙摆转动起来像盛开的花朵一样。

 

  

今晚王子因为喝多了酒而有些头疼,他因而走出大厅,站在通往花园的阶梯上。今晚的月色非常美丽,而他的面前有一株很大很大的樱花树,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就站在树的下面,他捧着一本魔法书,封面上画着星星和太阳。

 

“你是谁。”

 

王子问他。

 

“我是你的朋友,一个巫师,殿下。”  

 

“巫师,多么邪恶的东西。”

 

“是啊,王子殿下,千万不要被我迷了心窍。”

 

巫师轻飘飘地笑着,手里捏着他的法书和魔杖。

 

“那么巫师,你出现在这个地方,是有什么东西要献给我的吗。”

 

“王子殿下,想必你已经见过各种各样的宝物,珍珠和玉石对于你都不足为提。在你面前,我除了头脑,只是身无长物的贫穷之人,而我唯一所能献给殿下的就只有这个苹果。”

 

“它看上去很普通。”

 

“是的,但它是世界上最美味的苹果。吃了它,你就能通晓一切。‘请你们用葡萄干来补养我,用苹果来苏醒我,因为我因爱成疾’——神曾经这样告诫我们。”

 

“你是在引诱我离开伊甸园吗?”

 

“殿下,如果你挚爱你温柔的后花园,那便可以忽视掉我现在所说的话。将我抓起来,投放进牢狱中,再判除我绞刑,这样的话,即使是魔法也无法让我重返人间;而如果你愿意向我走来,接受我的劝诫,那么就请咬下你手中的苹果。‘你们不一定会死’,而我又是‘众生中最具睿智的动物。’”

 

巫师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但口吻仍然非常具有诱惑力,当他转过身来看着王子时,王子才发现除了一头白发,巫师具有一双同样罕见而美丽的金色眼睛。

 

王子不得不猜测,这是会魔法的族群与生俱来的外貌与能力。

 

“无论如何,神教导我们不要听信巫师的花言巧语,如同身为国家的执行人,必须要戒除来自小人的谗言。”

 

“你以为我是咬伤你的那条蛇,但我同样可以被做成雕塑,悬挂在杆子上。当你被真正的蛇咬伤时,凝望我,我就可以让你从冥界的尽头复活过来。

 

王子,我值得你的信任。但凡仰望于我的人,便没有人能够伤害他,我会作为神在凡间的替身,帮助你得到永生。”

 

巫师的话语温柔而缠绵,他认真的,毫无躲闪地看着王子。所有人盯着这样的眼睛想必喉咙都会有些发干吧,连王子也不例外——他被巫师的存在迷了心窍,反而并不是很在意起那些蛊惑人心的话语本身了。

 

他咬下了苹果,但在他的脑海里什么也没有发生。

 

王子仍然清楚地认识到他存在于这个世界,仍然知道自己所面临的状况,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什么是错,什么是对,来自陌生人的馈赠并未带给他任何清明,只除了后花园的大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一条通往远方的宽敞的大路被月光照亮。

 

王子从未离开过他的国家,他在小时候曾发誓永远效忠于它,但这个愿望到了年长之后,却有些模糊起来了。

 

“我要离开了。”

 

巫师说。      

  

“你还没有向我解释这一切。”

 

“我需要你帮助我离开。当然,我曾给予你的礼物会是你终生获益的馈赠。

 

但你只要踏出一步,这个世界便会开始崩塌。你会离开所有你熟悉但并未爱过的人和物,你会发现新的,不同于这个国家的地方,过上幸福安逸而自由的人生。我说过了,无人会伤害你,他们都会真正地从心底爱你,而不仅仅是将你当作一把锋利的武器。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我向你保证,你会喜欢的。

 

只是王子殿下,现在就是我们将要分别的时刻了。”

 

巫师留下这样的话语之后,便用他的白色长发甩了王子一脸,转身离开了。

 

现在摆在王子面前的是他背后热闹华美的舞会和他面前坦坦荡荡的通途,巫师没有留给他太多时间,而王子也没有太多时间考虑。

 

他不由自主跟了上去。

 

    

他每走一步,就离他的宫殿越远一步。先是天花板碎掉了,神秘的王宫内部露出了冰山一角,惹得住在周边的平民们纷纷看了过来,其中一部分甚至踏进了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王宫。他听到有人尖叫,有人哭嚎,有人站在燃烧的大火中奔跑,如同被上天所降的硫磺焚毁的索多玛与蛾摩拉,那些最最精致的画像,最最美丽的雕梁,全都被倾覆,而化作了灰烬。

 

葡萄树枯槁了,无花果树凋谢了;石榴树、棕树、苹果树,以及田间的一切果树都枯死了;为此,喜乐已由人间消失。

 

现在就差一场洪水降临,随后整个世界将会为之死掉,只除了一条载满所有善意的船驶向海外。

  

王子听到了声音,但他并没有驻足。他先是试探着慢慢地走着,最后竟然控制不住自己,迈开脚步跑起来了。

 

仙度瑞拉,你看你的水晶宫碎掉了啊。

 

面前的男人一边指着他的背后,一边仍旧温温柔柔地笑着告诉他。他笑啊笑啊,竟然像是在哭似的,笑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你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为什么会哭?

 

王子憎恨巫师的谎言和计谋,他站在台阶上,用自己熟悉的话诅咒他。

 

殿下,我在为你庆贺啊。

 

疯子。

 

他冷冷地说道。

 

对面的人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擦干了眼泪恭喜他: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王子回过头,才发现他原本美轮美奂的宫殿已经完全坍塌了,自己也不知不觉跑出去了老远,原来熟悉的臣民都被扔在了身后,再也看不到了。

 

他后悔于自己亲手毁掉了那个带着香气的粉红色世界,后悔于自己沉迷于巫师的引诱;他憎恨巫师,同时也憎恨自己的存在。

 

你放开我。

 

王子殿下,放开你自己吧。

 

他们像不知疲惫一样地跑着,王子追着陌生人,一路跑过了太阳和星星的领地,跑到了世界的另一头。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裂开的峡谷,他们跨不过去,王子低头看了看,深不见底。

 

他想,下面大概是湍急的水流吧。

 

陌生人向他招了招手,露出了一个笑,也没有道别,就睁着眼,径直跳下去了。

 

他绕了一个大圈子,终于走到了峡谷的底部,本来他以为是河流的地方,其实只是干枯掉的河床,上面除了一些水晶的残渣,什么都没有剩下。

 

从这样高的地方摔下来,多半是尸骨无存的,不过巫师的话都不可信,也或许他拍拍翅膀飞走了呢。

 

王子一边摸着被水晶碎片割破的伤口,一边想。

 

 

他从峡谷离开之后,来到了新的丛林,这里和他曾经拥有的王宫很不一样。王子偶尔会想起他在王国里的生活,那些如星光般闪耀的吊灯和奢侈铺张的舞会。他一开始还影约听人说那个骁勇善战的王子的位置被代替了,水晶宫也重新修建了起来,后来距离实在隔得太远,就再也没有得知任何消息了。

 

他进入森林时险些被人抓起来处死,知道了原来此时正是积怨已久的两个族群交战的时候。他费尽心思解释了自己的来由,然后帮助这个部落赶跑了欺压者,还杀掉了几只踏进森林中的豺狼和虎豹。在搏斗中,王子的佩剑被丢掉了好久,受了很重很重的伤。但他保全了这个部族所有人的性命,首领决定把自己的女儿下嫁给他。

 

王子本来是不同意的,可他不知怎么地,却又答应了。就这样,他最终娶了一位温柔贤淑的姑娘,有了一堆儿女。然后儿女再结婚生子,他又有了孙子和曾孙子。他的妻子一点都不像他卧室里挂着的那张画像,没有白色的长发和漂亮的面容,也不会说长篇大论的理论和魔法,但他和家里人安安稳稳地过了一辈子。

 

他被所有人顶礼膜拜。人人都爱他,人人都歆羡他,人人都把他的画像贴在墙上,把他当作神来敬仰。

 

他也不知道那个巫师到底是否死去,总之没有找到尸骨,没有听到过相关的消息,也再也没有见过他。

 

当王子年老了,忘记掉很多事情的时候。他坐在自己家门口干净舒服的躺椅上,安安稳稳地晒着太阳,突然想起年轻的时候似乎有一些总是围在他身边转悠的人,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些人的身形,更不要提对应的样貌了。

 

他的小孙子在面前跑来跑去,笑着,打闹着,追逐着,被石头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的声音将他从睡梦中惊醒。

 

而在这个时候,王子殿下才会想起那个陌生人闯入他的世界,而他受到诱惑吃下苹果,离开那小小的,脆弱的宫殿时,正是平安夜,神诞生的前一天。     

 

 

END

========================

老师那段话大部分梗都来自于圣经,就不单独标注了。 

TE大概会跟海的女儿有关。  

评论(2)
热度(19)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