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昼夜】深夜六十分-初始之吻

 @刀与枪与麦田 

 接在一期结束,写个段子支持一下太太们的活动。

给 @兮凝之 ww

 ======================


他已经开完枪了。


一声锐利而沉闷的巨响,没有消音器,听起来如同机械的尖叫,鸟雀随之惊起,乌压压占据了半边天上。


夜幕降临,夕阳正在一点点落下。


槙岛倒在他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枪抵住那个后脑勺的触感,那些白色的长发摸上去一定很柔软。哲学家的外貌总是能给人很多错觉,狡啮追寻着他的痕迹,曾一度担忧着无法彻底杀死他。


现在他没有这样的顾虑了,近乎执拗而刻板的一个念头告诉他必须这么做。他开枪的时候几乎什么都想过,但也什么都没想。狡啮慎也在厚生省的人生以枪声作为分隔符,至此可以烟消云散尽,踏入下一个环节。


他能摸到槙岛身上的血迹——他满脸的粘稠的血液,还有后脑勺上的,不仅仅属于他自己,同时也混合了打斗时留下的狡啮的,飞溅到槙岛的身上。两个人从来都不相同,他能嗅出其中的差异,浓稠的铁锈味,滑腻到恶心的质感,正如这个男人所说,狡啮是个彻头彻尾的猎犬。


在近距离火药的冲击下,槙岛的脸大概已经毁掉了,连他自己的右手虎口也被近距离开枪的后坐力震得有些发麻——狡啮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旧式武器。他理应不用被那双金色的眼睛继续纠缠,这让人安心,也让人焦躁。


他抱紧了槙岛还带着温热的尸体,在麦田的阴影之下没有人可以看见,也没有人能够察觉,而他的身上早已经沾满了血迹。


在两个人同时活着的清醒时候,狡啮绝不会这样紧地拥抱自己憎恶的男人,槙岛的身体如同灵魂一样快嵌入他的。在气温很低的季节里,槙岛依然穿得单薄,他的体温急剧消散,又一次让狡啮体会到了杀人时生命的质感。


这只是第一次,还会有更多可以预料到的夺取别人生命的契机。


他把头埋进了槙岛的肩膀,将自己的吻贴上了他的头发。


此时此刻,狡啮的怀里是他悄无声息的另一半灵魂,那个男人美丽而冷漠,既不会同他交谈,也不会发出一点声音。他安静地躺在那里,陪着狡啮挨过今次白昼与夜晚的交替,将生命的篇章翻了过去。


这里只是世界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落。如果清晨永远不会亮起来,如果明天永远不会降临,那么他们就可以停留在被划定的生命线隔开的咫尺之外,连同时间的碎屑,哪怕是开枪后的子弹一起保留下来。


很可惜,故事远没有结束,而他和槙岛之间的关系曾经是,也永远都将是无法阐明的一种悖论。


前执行官站了起来,向着光亮消逝的地方最终离去。

 

 

 

评论(14)
热度(38)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