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昼夜】【同居系列】 Give me shadow

原作逃亡背景的同居日常系列,大概会写五个各自独立的小短篇。

part.1 【昼夜】【同居系列】Christmas

part.2 【昼夜】【同居系列】Stay in peace

=============================================

尽管包围在城市附近的山脉顶部仍有不化的积雪,但春天最终还是降临到了这座北国的城市中,气温开始回升,两个人也像结束了冬眠的动物一般钻出了他们的房子。漫长的冬天只剩下一个不甘不愿的尾巴,而他们的租期还有将近半年。

冬日的倦怠被人夺去,考虑到他们还要在这座城镇待上不长不短的一些时光,槇岛在街角的店里面买了一台胶片相机,然后开始在城镇附近转悠起来。

这台相机花去了他们不少的现金,鉴于两个人现在并没有来源的收入,这算是耗费掉了他们逃亡资金中不小的部分,狡啮对他的喜好未置可否,只是转而在附近的社区找了一份简单的工作。

“艺术是不拘泥于形式的,”槇岛将二楼的某个空闲着的小房间进行了简单的布置,改造成了一个半专业的暗房,用于处理他记录下来的那些画面。

他一边用镊子将胶片浸在显影液中,一边对狡啮说着:“摄影和绝大多数艺术手段都并不相同——绘画和雕塑是再创造,而摄影是挑选和修饰,从无到有和从有到无,这几乎是两个相反的过程。我并没有打算把艺术的一般规律混淆起来,或者说尝试用其他艺术的形式来衡量摄影作品,毕竟尽管绘画的历史远胜过摄影,但时至今日,两者都几乎算得上是现代工艺中的古董了。”

“我以为你对摄影这样半人工化的项目没有兴趣,槇岛。”狡啮一同待在房间里,他们没有开灯,然而狡啮良好的视力让他仍然能在一片漆黑中辨别同居人的动作。

“我对艺术没有偏颇,”他补充了一句,“尤其是胶片,数码产品无法完全复原这种古旧的质感,所以它才会时至今日仍然流通在市面之上。”

“是吗,”墙上挂满了不少槇岛之前拍摄的照片,具体内容却很难看清楚。

狡啮从房间中退了出去,留他独自在里面待上大半天。

  

自从槙岛端上相机出门之后,他们大部分时间都不在一起,重症犯的手上拿着相机而不是惯用的剃刀,这个画面总是让人觉得非常滑稽。然而他的上衣兜里仍然躺了把没什么出场机会的刀具,被合拢收紧了起来。

如果像法国人一样用试图食物做比喻的话,那即是他在保留了番茄的情况下开始寻求别的口腹之欲。

槇岛投入了很多时间在中央公园的长凳上,他时常坐在公园的长凳上用相机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让他所谓灵魂的模样可以通过平面的形式保存下来。

在一年难得暖和而不过分热切的天气里,在休息日中,公园中总是能聚集不少人,从他所在的位置望过去的时候,人们的模样经常被一些灌木的枝丫挡住,剩下他们的影子在树木中穿梭。

周围的建筑大多是一些红砖瓦房,也有修建得较高的灰石房屋,它们的背后是流淌过这座城市的河流,在晴朗的日子里总是泛着粼粼的波光。公园的小径从远处延伸过来,在槇岛的面前汇聚在一个小小的卵石铺就的圆形广场,然后又继续分散到两条不同的丛林道路中。 

轮到狡啮休息的时候,他就会去槇岛在公园的驻地,和他一起在那个地方坐一整个下午。槇岛借着这个时间大致向他解释了各个部件的用途,还有那些术语和专业的数值。他的废片也曾经玩笑式地被投去当地的报社——起因是两人的一个愚蠢的赌局,但最终却出乎意料地被采纳了,还拿到了一笔为数不少的奖金。

槇岛刚刚上手这项活动月余,对于摄影参数的把握并没有多么精妙,但他的视角独特,对于光影的观感也颇有一番见解。

当天的报纸这样写道,然后毫无疑问,这样的评价让输了赌局的狡啮把它揉成了一团,扔到了槇岛的头上,顺利被笑得愉快的后者躲避了过去。

太阳的热度一点点地降了下去,公园中的人群开始散去,他们收捡了自己的随身物品,在夕阳下面发动了各自家庭的汽车,草坪上留下了一些细碎的垃圾,等待着被清理人员打扫和分类。

“回去了,我叫了外卖。”狡啮站了起来,下一秒却被身旁的人拉住,在有些错愕中留下了影像。

“狡啮,夕阳西下是最适合拍照的时段之一,因为一切都会变得不再平淡,之后自然所给予戏剧性才是摄影的核心,这是常识,”槙岛关上了镜头盖,把相机放到了棕色牛皮的包中,“走吧。”


吃完晚饭后,槇岛照例走进了他的暗房中,他们的晚饭是一些混合着培根和香肠的玩意,还喝了一点楼下顺手带回的廉价威士忌,不幸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刻意喝醉的打算,也因此没什么醉意。

同居人的手艺是完全不用指望了,狡啮收拾完混乱的餐桌之后,觉得自己还能尝试努力一下。

槇岛清理完冲洗后的胶卷表面的水迹,今天拍摄的一系列场景已经显现了出来,他拉开了房间内的窗帘,刚好能看到悬挂在山脉顶部的月亮。

最后一张照片上光线晦暗不明,狡啮一半的轮廓沉入了黑暗之中——他的脸显得格外瘦削,他的表情有些全然放松之后的茫然,只除了眼睛依然晶亮,直直地看向相机的位置以及它后面的那个人。

“真是不上镜的猎犬,”槇岛笑了笑,将这张新照片贴到了其他的狡啮慎也旁边。



END

=============================    


FT:感觉老师会喜欢哈苏XD所以这篇其实是老师拍了一个墙壁的狡哥233

嗯今天是2月11日,老师的忌日,一转眼已经三年了。他死去的时候很开心,死后的世界也很开心,作为粉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他依然年轻而我依然爱他。

  

评论(4)
热度(21)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