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长: 写文又闷又丧

【崔槙】Out Of This Place

简介:一个小短篇。注定没太多新意的沉闷故事,太久没写文+文笔堪忧,希望不要被嫌弃。

这篇送给亲爱的漏漏,感谢漏总还能跟我站在这个冷CP的一条线上。

============================================

  

       崔求成在凌晨四点的时候醒了过来——一个不同寻常而尴尬的时间点,他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间房间似乎恢复到了他没有出现之前的状态,享有着近乎是病态的寂静。没有他敲击键盘的声音和闪烁着荧光的屏幕,也没有崔求成特意从外面带回来的俗世的味道,萦绕在他身侧的,只有槙岛圣护的气息。

       苍白的,沉静的。

       几不可闻。

  他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用本能去确认了身边这个人的存在。

  他这么多年来好像从来没有过什么变化,他的喜好,习惯,生活品位和他的面容。

       时间的磨砺只会让过去的一切愈加模糊——崔求成已经对回忆中的某些东西报予些赧然,进而也不自觉地选择在记忆中抹杀掉相应的部分,这是他一贯以来的错觉,毕竟姑妄言之并不再属于他这个年龄。

        然而槙岛是,无庸置疑,能记得这一切的,关于他们之间的,乃至于当时的境况和细节。

        ——他拥有庞杂而近乎完美的记忆力,如同占据了宫殿的主人。

  有关于槙岛圣护,少年时期的故事,和他们相遇的一些故事。

  崔求成知道的是,槙岛从来没有尝试过像一个潜在犯一样躲躲藏藏的生活。色相的纯白成了张通行一切的卡片,也让这座城市贫瘠的内在暴露得更加明显。

       尽管他的自我评价从未因此而特殊化,提起这件事的语气也总是意兴阑珊,然而这样的区别是基于这个系统之上,最本质而最初的不同。

       能鉴别出他们是否能走上同一条路的,并不是这样一种被量化的标准,而大概是同案犯的直觉。

       在最初槙岛向他发出问询的时候,他就已经能感受到两个人之间的差异。

  一个并不能算得上美好的开端。

  崔求成一直以来都心安理得地担任着这个社会给予他的,反社会罪犯的角色。短暂的不适应期过去之后,剩下的就是凭借一己之力去存活和抗衡,后者的言论听上去总是有些引人发笑,所以并不意味着他们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应该对彼此和盘托出这一切。

  信任的建立是漫长而意外的,包括他多年来和槙岛一起演绎过的一幕幕名为人生的剧本,以及他们最初和最后分别的模样。

       除开亲密关系以外,光是让个体的住处融合到一个地方,就可以蓦地让人生出些可以琢磨的味道。

   雨落下来了。

        这座城市一如既往的而又突如其来的,潮湿的雨季,霜露和湿气凝结在了窗户的边缘之上,沾染着灰尘,怪异又清醒的味道。

       他终于可以在夜里听到一些微末的声音。

       白发的男人沉睡在自己的无梦之乡里,而注视着他的人,像永不知疲惫一样,甚而有些庆幸起自己义眼的存在,在梦境的世界之外,沉浸在了周遭的静谧之中。

        外面混杂着雨声,和其他声音的响动,刷刷地要过去了,全世界都在安眠,而他终究没有落下自己的吻。

  这也是崔求成第一次理解到死后的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区别。

  就像是蹩脚的三流小说所写过的故事,他和虚拟世界打了多年的交道,那些穿梭在电流之间的数字对他来说再为熟悉不过,而灵魂这样的存在,恐怕是连槙岛也从未具体得进行过描摹。

       他的死亡来得太过于突然,明亮如白昼的地下室,身体腐化之后,留下来的只能是一双无机质的眼睛,载体和托辞。

       描述和归纳故事一直都不是崔求成所擅长的领域,然而在钢铁和信号的理性架构世界之下,对于他而言,这样的结局也实在是太过讽刺。

  只有眼前的光景是他唯一所能庆幸的,单薄和脆弱的牵挂。

  白发的男人换了个俯卧的方式,把右边的手臂挪了位置,露出了他睡前看过书皮的模样。

  他看着他睡前惯常的那些阅读的小习惯,一杯红茶和少糖的甜品,昏黄的光线之下,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流动着辉光,直至最后合上带着雨水气息的书页。

  日子在某些时间里突然变的分崩离析而不可挽回,然而一番折腾以后最终仍旧回到了无趣又贫乏的地步,白开水一样,嚼不出味道来。

  唯一的朋友和曾经有过交集的人都死去了,留给他的只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孤独。孤身来到这个世界,又注定独自离去。

  他失去了现世中仅有的,可以获得安宁的地方。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生命的终点而期冀着一个光明的未来,事业,恋情,工作,婚姻,无论如何,居于深渊的底层而仍旧期盼着救赎才是蝼蚁一样的,人之常情。

       可悲的动物,又或者说是生物的天性,撕裂一个口子,然后就会固执地向溢流出的光线爬去,倾泻着,像流水一般,而最终溺死在这微末的希望之中。

        而长久的挣扎之后,剩下的就是本能而变相的执着,诚然,那是根深蒂固而无法修正的,然而最终内心还是被屡次的失败所告慰了,所以最终的结局也可以大致算作是可喜可贺。

        清醒着活下去,无法忘却一切地活下去,毫无意义和追求的活下去。然后从活着本身体会那些无法避免的痛苦。这才是一切的终结。

=====================END==================  

Note:这篇的时间点是NANO塔之后麦田之前。

       一期刚完结的时候觉得,编剧给他最后安的理由实在是无理取闹,并不想接受那样的结局,想要他活下来。

  然而现在已经是三年之后,把他出场的部分又来回看了很多遍。

  最终不得不承认,那或许真的是他想要的。

  在槙岛的人生之中,稍微和他有过深层次一点交集的人(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事实上都非常有趣,从学姐,藤间,老崔和狡哥,每一段关系都有着绝对的不同,而老崔所占据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而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下属。

  所以开始理解和认同了他说的,关于那段孤独的长篇大论。他那个时候可以说是,除了call酱对他的执念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吧(笑

  他拥有的仅仅是常人眼里非常重要的东西。

  崔槙的tag也是好久没看到更新了,真的很想念他们的日常。大概下一次写就是带上免罪组一起玩了。

评论
热度(14)

© maki | Powered by LOFTER